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黑白:大小毛他爸

毛家8只脚,继续在路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告别【22路】公交车,2011.5.27  

2011-05-29 18:25:53|  分类: 杂七杂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条两头总站从未改变的线路

承载着几代人的青葱记忆

昨晚走完它最后历程

羊城晚报记者 梁怿韬

http://www.ycwb.com/ePaper/ycwb/html/2011-05/28/content_1123407.htm

昨晚,22路车走完它走了59年的漫漫长路。这是一条两头总站从未改变过的线路,这曾是一条五山到市区的唯一公交线,这是一条盛载着一茬茬学子成长的线路……不少街坊表示要搭乘最后一班车,送别这位陪伴自己一起成长的老朋友。

送别:59年旅程走到终点

告别【22路】公交车,2011.5.27 - 黑白:毛毛他爸 - 黑白:毛毛他爸

昨晚23时02分,最后一趟22路抵达华工总站,过百市民涌向车头拍照留念 羊城晚报记者 梁怿韬 朱文海 摄

昨晚9时许,广卫路总站附近已经聚集了过百名前来给22路公交“送行”的市民,大伙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或互相交谈,或拿出相机记录22路运营的最后一刻。

在广卫路总站,一汽二分公司肖经理指挥着每一台到站的22路,并交代司机最后一晚的工作任务。

“我们今晚的目标,就是要保证每一位想搭最后一班22路的乘客,都能搭上车。”肖经理表示,由于预料到有大批市民希望在22路运营的最后一天搭到末班车,公司为22路备足了运力,必要时会加开班次达成每位乘客的愿望。

据肖经理介绍,根据公司掌握的情况,22路开线在1952年,距今已有59年历史。如果要数22路的亮点,则多到数也数不完,“广州现在很难找到一条公交线路,能59年两端总站没变过的,也很难找到像广卫路这样的总站,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大改变的,可以说22路是一条充满人情味的线路。”肖经理甚至表示,22路对于许多现在的司机来说也是摇篮线路,“我记得当年去岑村学车时,就是搭22路的辅线过去的。”

随着倒计时的临近,每开来一辆22路车,大家都如潮水般涌到车前,焦急地询问该次车是否是最后一班车。22:15分,车头放着“日班末班车”的字样的牌子的车辆一驶进站,镁光灯立刻把这辆车牌号为粤A6755,自编号为Y2-0906的公交车包围。送“最后一程”的市民把车内挤得满满当当。大家都比较激动,俨然把此次公交之行当成了一场盛会。

22时15分,满载着乘客的22路公交车,离开广卫路总站。该车开出的一刻,过百市民在站台举起相机对着该车拍照,车上车下乘客互相挥手告别。

23时02分,Y2-0906驶进华工总站。在车停稳的那一刻,司机潘师傅长长地按响车喇叭,仿佛一趟走了59年的旅程终于来到了终点。此时,车门打开,车上乘客纷纷下车,早在站场内等候的过百名市民则集体冲向Y2-0906车头,纷纷举起相机给司机和车拍照,以这种方式送别为广州市民服务了59年的22路线。

“真是多谢大家的支持!”潘师傅举着“日班末班车”的牌子,向送别的市民致谢。随后,在站场工作人员的安排下,Y2-0906驶出华工总站返回车陂车库。

告别【22路】公交车,2011.5.27 - 黑白:毛毛他爸 - 黑白:毛毛他爸

 最后一趟22路抵达华工总站后,司机潘师傅拿着“日班末班车”的牌子和送别市民合影

在22路原本停靠的站台,工作人员悄悄地将22路站牌卸下。这段与广州市民结缘了59年的旅程,终于走向终点。

告别【22路】公交车,2011.5.27 - 黑白:毛毛他爸 - 黑白:毛毛他爸

 昨晚,车站工作人员将站台上的22路站牌撤除

疑问:老线路为何止步?

一条有50多年历史的老线路,为何最终走到停运的地步?记者通过广州市交委的通报以及客流调查发现,与地铁和BRT等重叠,客流下降导致亏损,是这条老线路最终失去活力的原因。

市交委对于22路线暂停运营的理由是“减少中心区公交线路间及公交线路与地铁网络的重叠,提高公交资源利用率”。现在的22路线,总站在华工大学和广卫路,沿途主要经过五山、天河北、体育东路、黄埔大道、中山路等地。记者发现,22路经行的每个车站,几乎都有BRT线路存在,而由广卫路往华工方向的20个车站,有15个站有地铁运营。

与BRT和地铁重叠,直接导致了22路客流下降。中山大学智能交通研究中心博士沙志仁,曾在2006年五山地区还未通地铁时,与广州资深巴士迷Dozen,一起统计了22路当年的运营情况。他们统计出,当年一趟22路车走完全程需要53分钟,一台车最满时载客69人,总客量有110人次,基本可实现保本微利。22日下午,羊城晚报记者和Dozen,利用同样的方式,对现在的22路进行客流调查。记者发现,一趟下午三时许由华工开出的22路,走到广卫路耗时长达62分钟,一台车最满时载客只是28人,总客量只有55人;到达广卫路总站半小时后,记者再登上一台由广卫路返回华工的22路,尽管时值晚高峰客流较大,但一台车最满时也只是装了44人,总客量也只是76人。

客流的减少,直接导致了经营效益的低下。一位熟悉22路经营状况的公交企业人士给记者算了笔账,一台公交车每天油气成本、维修成本、人工成本等加起来,最少要1200-1300元,按照记者调查的平峰期不足百元的收入,该条线路属严重亏损。

 

乘客:线路为何说撤就撤

记者在新浪微博上输入“22路”,得出的结果竟全是广州网友对22路的怀念:有说自己读书的时候就是搭22路上下晚自习;有说以前搭22路出了东山口往东走就全是菜田不像现在全是楼房;有说以前22路是五山地区居民“出广州”唯一的交通工具,取消实在可惜;更多的人则是输入简单的“一路走好”送别这位身边的老朋友……

22路从广卫路往华工的末班车发车时间为22时15分,记者了解到,不少市民打算在5月27日22路最后一天运营时,搭乘最后一班车,送别这位为广州市民服务了50多年的老朋友。

在怀念之余,也有一些较真的乘客,质疑为何取消该条线路。记者近几天搭乘22路线,就遇到不少乘客上车时向司机提意见:“公交车是公共服务的一部分,我们交了税的,怎么能说改就改?”

对于这种质疑,22路司机总是非常耐心地向乘客介绍替补出行方案,不过这些解释,未必能消除乘客的不满。

针对部分市民对22路暂停的不解,市交委回应,22路线的暂停事前经过充分论证,只是“暂停”,并不是“取消”,目前正考虑在华工周边重新启用。

最后一班车 他们有话说

  ■声音

  最后一班车司机: 

  “希望车号保留下来”

  司机潘师傅很荣幸地成为22路最后一班车的驾驶员。看到这么多市民主动前来为22路车送行,潘师傅难抑心里激动,“我从实习驾驶员开始时,就是在这条线上,转眼已经十几年,如今22路就要暂停营运了,心里面真的很舍不得”。从当年实习驾驶员发展到现在的五星驾驶员,22路车承载了潘师傅太多的苦乐酸甜。 

  “22路车有这么多的历史了,我十分希望22路车号能够保留下来”。

  最后一班车乘客:

  “我要当交委主任”

  在22路末班车的后门,一名矮小的少年正在默默地在表格上记着上下车的人流量。“最后一班车比平时高峰期还多人”,少年身上还穿着校服,脸上稚气未脱,但讲起“巴士”来头头是道:“这班车总站就上了52个客,加上沿路上的客共70多人。” 少年叫梁启宇,荔湾中学初二学生。他说自已从小就爱“巴士”,知道22路线要停开,专门来坐了五次车,测算客流情况,背熟所有站名。

  “我将来要当交委主任,改善市民的出行”,小梁突然提高声音。小梁的豪言壮语,马上引来车厢一边掌声,一时间闪光灯不断地闪烁。

 

忠叔:满载亲情五十余载

  ■乘客追思

  “50多年来,我一家人去姑姐家串门都是坐22路车”,说起22路线,从公交公司退休多年的吴敏忠对它颇有感情。

  忠叔第一次坐22路车是在1959年。“当时这条线不叫22路线,而是叫石牌线”,忠叔说,当时姑姐考入华南理工大学,阿嬷(祖母)带他去探姑姐。在年轻时的忠叔眼里,这次坐车如同郊游。“当时一出杨箕都是郊区,只记得当时沿路都是田野和树木”,忠叔回忆,石牌线配车也没有市区公交车“靓”,用的都是发动机在车头的旧款车。“路也很窄,只容得下两辆车通过,而且一路都很颠簸。”忠叔说,由于是市郊线,石牌线的票价是两角,比市区的公交线要贵得多,“市区的公交当时多是几分钱至一角”。

  忠叔老家就在白鹤洞,一直到1978年搬家。“去华工探一次亲不容易啊,哪像现在有出租、有地铁”,忠叔感叹,姑姐毕业后留校任教,一直到现在都住在华工。“当年我从白鹤洞坐车去石牌要花三角钱”,忠叔说,先花一角三分坐19路车到西门口,再坐四分钱电车到中山五路,再花一角三分钱转乘22路到石牌。“三角钱是个什么概念?现在买碗粥最少得花十元八元,以前几分钱就搞定。”

  在忠叔眼里,22路虽然受到地铁冲击客流日少,但50多年来仍满载着他的亲情。22路线就如同他的亲情一样,虽然平淡,却久远。 

  羊城晚报记者  林翎 

 

SOSO:与22路的情缘故事

告别【22路】公交车,2011.5.27 - 黑白:毛毛他爸 - 黑白:毛毛他爸
2000年上初中的soso和22路合影
告别【22路】公交车,2011.5.27 - 黑白:毛毛他爸 - 黑白:毛毛他爸
2011年,soso再和22路合影

  soso是华工子弟,和许多身边朋友一样,家就住在华工家属区,从出生到现在就看着22路公交车在家楼下穿行。“小时候,华工乃至整个五山地区,出‘广州’就这一趟公交车了。”谈到22路的辉煌,soso述说当年的场景,仿佛就像昨天。

  soso说,她与22路线有特别的缘分,当属初中时,义务劳动帮华工总站及22路搞卫生。1998年她就读的113中,在当年5月4日青年节时搞过主题团日活动,一帮同学拿着拖把扫把水桶前往华工总站,给站场办公室和站内的公交车擦洗,经他们擦洗过后的站场和车辆焕然一新。经过这次活动,soso和22路的感情更深了。

  时代在变,不少属于22路的细节也在变。26日下午,soso拿出她和22路有关的老照片,在华工正门述说着过去的故事。透过照片,记者看到了老华工门前原有的许多高大的松树,原先简陋的车站,木地板的公交车,还有正读初中的soso;如今的照片上,华工门前已不见从前的松树,取而代之的是开着红花的凤凰树,简陋的车站变成了带有电子调度功能的新型车站,木地板公交车变成了空调无人售票车,soso也由照片中的黄毛丫头变成了亭亭玉立的美女。

  “22路的取消,真是不舍得。”soso表示,她很享受每一次搭乘公交车时看着窗外风景的感觉。尽管地铁早已通到家门口且运行效率比22路快很多,但她始终觉得搭公交车的感觉很美妙,“搭公交车,你可以看窗外的风景,看城市变化,地铁的窗外是黑洞洞的,啥都看不见。” 羊城晚报记者 梁怿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2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